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文学天地
   
 
  文学天地
 
浓浓的“年味儿”
加入时间:2021/5/24 来源:admin 访问量:285

   小时候,过年对于我的意义就是一挂挂的鞭炮、成箱的汽水与水果、包着硬币的饺子,却从来都没有与“家”产生联系。因为那时我只有家与家人,家就是我的全世界。与其说过年与家没有联系,倒不如说过年与家无法分割,二者早已融为一体,流淌在我的血液中。在家过年于我来讲从来都不是一道选择题,而是默认的一件不会改变的事情。

   记忆中,浓浓的“年味儿”在家里。记得有一次过年,当时年幼的我坐在爸爸的二八自行车大杠上,听着爸爸给我讲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,笑得前仰后合,满脑子想的都是自行车后座上的年货。一不留神,脚伸进飞驰的自行车轮中,不出意外,鞋飞了、米洒了、鸡蛋碎了一地。我从最初的懵圈状态缓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坐在地上,袜子从脚上褪去一半。

   爸爸在我的哭声中狼狈地爬起来,看着分散在道路两旁的我与年货,他决定还是先把鸡蛋捡起来,毕竟我的“魔音”贯耳远比不上妈妈的“河东狮吼”。等到爸爸把一切暂时收拾妥当向我跑来的时候,我的鼻涕泡早已在脸上结痂了。

   爸爸问我:“怎么样,还疼不?”

   “爸爸,我冻脚。”

   爸爸迅速帮我把袜子穿好。

   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  爸爸蹒跚地推着车,看着家的院门越来越近,他不禁加快了脚步。而我早已忘掉疼痛,享受着坐在大杠上那一颠一颠儿的快乐。

   那年的年夜饭让我甚是难忘,米饭里有些小沙粒;煮过的鸡蛋就像蜂窝一样都是洞洞,还有一家人看春晚的欢声笑语……这些组成了特殊的“年味儿”,始终珍藏在我心里。

   如今,我已到而立之年,也已成家立业,偶尔会觉得“年味儿”越来越淡,但是过年与“回家”却依旧紧紧相连。现在,我的“家”里不仅有父母,还多了妻子和女儿,让人更加期盼团聚的一刻。

   今年是一个特殊的春节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,我们一家三口无法回到家乡的“大家庭”与父母团圆。但是病毒阻断不了我们传递思念与祝福。一声声“爸妈,过年好”从手机这端跨过千山万水送到父母身边,渗进父母心田。如约而至的新年祝福与视频中的一次次共同举杯庆祝让我觉得,“年味儿”还是那样浓浓的。

   辛丑牛年,我人生中又一次印象深刻的特殊“年味儿”,夹杂着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与祝福,夹杂着与同事朋友的开心欢聚,夹杂着对新一年的期许……浓浓的“年味儿”,特别的回忆。


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国航发哈尔滨东安发动机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